我女儿白宇辰的音乐之路
发表时间: 2015-12-11来源: 综合

文/陈佩

     白宇辰是1995年6月22日出生的,怀白宇辰的后期,我四肢肿胀浑身无力,去航天医院检查各种检测不理想,大夫建议做剖腹产。

白宇辰吃奶呛致小脑缺氧,后遗症手脚无力不协调

     不足月的女儿就这样经过剖腹产匆忙被带到了人间,她是那样的瘦小羸弱,不停啼哭,仿佛诉说着她的委屈及痛苦。

     因为孩子是剖腹产,我奶水没能及时下来,主治大夫在帮孩子用奶瓶喂奶时把孩子呛了,孩子呼吸暂停,大夫急的在孩子背部使劲拍,好半天孩子才缓过劲儿。也许在那一瞬间,就埋下了隐患,而我们竟无知的认为孩子缓过来就没事了。后来家人抱孩子转到医学院又治疗了十多天,等孩子一切正常了才出院回家了。

     回来后,孩子一切良好,也乖不太哭闹,刚开始我们小心翼翼的喂养孩子,稍大些又见孩子挺能吃家里人才慢慢放下心来。 我在忙家务的时候,有时候会把她放在床上,她就自己躺那儿开心的蹬脚玩,总能听到孩子的笑声,偶尔饿了或者不舒服了哭几声,只要我把电视打开放出音乐,她就立马不哭也不蹬脚了,很专心的听音乐,这个止哭的办法屡试不爽。孩子也爱笑,嘴巴也巧,早早就学会了说话,就是一直不走路,一岁八个月时还不开步走路,我站在孩子前方,示意她走过来有我的保护不用怕,可孩子只是笑,胳膊做扑过来的姿势,就是不挪步。

     慢慢的会走了,膝盖发软老是跌倒,而且走不到直线上,小腿上淤青不断,两岁多的时候带她去西京医院,通过相关检查,说是小时候小脑缺氧落下的后遗症,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很难恢复了,只给孩子开了补脑的针药,孩子在服药以后,萎靡不振,行走飘忽,问了大夫才知道给孩子加了安眠药,说是要让孩子的小脑休息。

我曾看到一个男同学往女儿头上吐口水

     后来就没再给孩子吃药了。因为各种原因,没能继续求医让我们悔恨终身。

     出门的时候,为了减少孩子摔伤自己,我就抱着她,孩子一天天长大了,抱不动了我就背,背累了就牵着走。直到她五岁的时候,儿子出生了。

     儿子的出生,宣告了女儿“独生子”生活的结束。所有的爱都会被分去一半。

     就在儿子出生那一年,女儿进了学校,开始上小班,因为手脚不是很灵便,在学校总是被同学欺负,儿子也是剖腹产出生的,我的身体一直得不到恢复,儿子又特别好动淘气,那一年是凌乱的一年,如同打仗一样紧张,女儿上学一天来回四趟都要人接送,因为形象问题,还有手不是太灵活总也写不好字,还有,眼睛也有了斜视的倾向。刚开始孩子回来哭诉被同学欺负,我们家里人也会安慰她几句,后来说的多了,他爸就生气了还说了她几句,从此她闭口不提了,我们也以为她跟同学之间熟了建立了友情,同学们不再欺负她了,我们想错了。

     记得有次我去接孩子,去晚了几分钟,孩子已在回来的途中,远远我看到一个男孩子往孩子头上吐口水,孩子只管架起胳膊边退边挡着,我大喊一声跑过去,男孩子吓跑了,找老师也没用,老师管得了课堂管不了课间,只有安慰孩子教孩子尽量躲开那些淘气鬼。

白宇辰小学毕业时遭醉驾卡车司机来回碾压脚部

     孩子在家的时候,也经常会说起她们音乐老师弹琴唱歌的事,流露出羡慕的神情,可惜并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这期间虽然孩子一直学习不好,但乖巧懂事有礼貌,所以每学期的评语还都不错。

     还有一次我的印象也极深,有天我去学校,可能是孩子刚被同学欺负完哭了,一个女同学过来对我说,阿姨你家白宇辰每天都哭好几次,然后几个女同学一起围拢过来,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说起女儿在学校长期受欺负的事,我听了心突然象被针扎了一样的疼,胸口如同被棍子绞了般难受,疯了样带着孩子一一找了多年以来一直欺负孩子的三个男同学的家长,她们也都是骂骂自己的孩子,能替啥作用?我又能为孩子挽回什么?这么多年来孩子心灵上所受的创伤该怎样弥补?尽管我每天尽力的保护着孩子,却还是让她受到了伤害,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责与不安。 
 
     在孩子小学即将毕业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让我魂飞魄散的事,孩子在校门口时,一辆卡车迎面开来,司机喝了点儿酒,孩子往路边躲,路边有一堆沙子,卡车一直挤过来,孩子都退到了沙堆上,惊慌失措地摔倒了,卡车辗过了孩子的脚,路人大喊,司机慌乱的又倒回来,再辗一次,孩子连惊带疼,大声哭喊,司机酒吓醒了,赶紧下车带孩子去医院,等我得到消息心急如焚的赶往医院时,片子已经拍出来了,幸好没事,有惊无险,大夫说如果不是在沙子窝里,后果不堪设想!

     可怜的女儿总是灾难不断,脚面还被开水大面积烫伤过,幸好经过处理治疗,竟然奇迹般的没有留下丝毫伤疤,但孩子受的罪是不言而喻的。       

白宇辰用眼泪打动老师破格学习电子琴

     之前孩子多次要求给她买个电子琴,那时候条件不是很好,也因为觉得小孩子不定性,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坚持,就没在意。经过了这么多,我决定给孩子买架电子琴,期望能让音乐愈合孩子内心的伤痛。就在她小学毕业的那一年暑假里,当我汗流浃背的抱着电子琴出现在孩子面前时,我忘不了孩子眼底喜悦的神情。紧跟着又在村子最西头的艺术班给孩子报了琴班,每个礼拜学一次,孩子从小就是路盲,再加上怕孩子再被人欺负,每次上课我就跟着孩子,尽管孩子很努力的学着,但因为手不灵活,手型无法规范,这就意味着无法继续学下去,当时的代课老师是杨亚丽,杨老师对我说:陈姐,我实在的没法带孩子了,她的手型过不了关就没法学,我看着孩子笨拙的手在琴键上挪动,心里好难过。可孩子不愿放弃,她哭着央求老师能继续教她,她会很努力的去学,就是这份真诚打动了老师,老师才答应了继续教她。

     光手型规范了近乎三个月,这期间,离不开老师的爱心和耐心,以及孩子的努力与坚持,我内心很感激杨老师,她的不弃让孩子更坚定了继续学下去的决心。

     孩子练琴很刻苦,每天练几个小时,刚开始琴声很刺耳,时间长了家里人有点烦,孩子就尽量忍着在家里其他人不在的时候抓紧时间拼命练琴。

从电子琴到钢琴,从被冷落到师生焦点

     孩子上初中了,学校在较远的地方,我买了电动车每天四趟接送。在新学校里的女儿还是会被同学欺负,我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孩子,而孩子也尽可能的去想办法去跟同学相处,为自己营造相对安全的学习环境。孩子对音乐的渴求是如饥似渴的。记得有次孩子对我说: “她敲开音乐老师的房门,希望老师能在课余时间帮她辅导电子琴,老师当时黑着脸说我没空!”随即“砰”地一声关了门,将孩子拒之了门外,那一次对孩子心灵上的冲击相当之大。但善良的孩子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音乐老师对她的看法,改善了与老师之间的关系。

     渐渐的,孩子的电子琴学的有点眉目了,有时候也会帮着老师给大家上音乐课,弹弹电子琴,或者给同学们讲讲简单的音乐知识。慢慢的,在同学中树立了威信,人是凭本事活人的,虽然孩子只懂得一点点音乐方面的皮毛,但在同学之中也很了不起了。也因为孩子性格乖巧,即便成绩一直不理想,也得到了各科老师的喜欢。

     在孩子上初三的时候,我们搬家了,离学校更远了,奶奶便留下来陪孩子住进了孩子姑妈家,来继续完成初中学业。她把电子琴带到了姑妈家,课余的时候继续练琴。孩子住的房间还没来得及装门呢,细心的奶奶便给孩子做了一条厚重的门帘挂上了,但也抵挡不住凛冽的寒风,那一年冬天,是孩子最受罪的一个冬,练琴的时候,手会冻得僵硬,她搓搓手继续练,没有人督促,也无需人督促,只有那对音乐满腔的热爱。

     在孩子学琴期间,杨老师搬过好几次家,我就带着孩子跟着杨老师不停地变换上琴课的地点,并开始深入学钢琴。

大学生白宇辰

     也在这期间,孩子进了职高,学幼教专业,但依然离不开她喜欢的音乐,由于虚心好学,专业课一直名列前茅。在校期间,不放过一次能学到音乐知识的机会。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为她添置了钢琴,孩子学琴的劲头更足了。后来杨老师结婚了准备停课生小孩,通过朋友介绍孩子又跟沈文老师继续学钢琴。

     职高毕业后,因为文化课底子差,就进了“西安文理学院”的业余班,大专课程,学习音教,两年多了如今套读本科,专业课依然突出。在班集体里,学习好,人缘又好,被全班同学选举为班长兼优秀班干部。虽然文化课方面不足,但语言组织及表达能力还不错,期间又给加了小课,跟房雯雯老师学声乐。声乐进步很快,在此期间还参加了三次唱歌比赛,小有成绩。  

     今年三月份,在四院给孩子做了眼睛斜视矫正手术。

     一路走来,艰辛多多委屈多多,多年的被欺负让孩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也造就了孩子性格中不健全的一面,作为母亲,我感到难过更多的是无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守在孩子身边,虽然孩子在专业课方面稍有成绩,但在自理方面却让人难以放手。

女儿拜高音教父为师,希望她懂道理明是非知感恩

     回想这么多年来的点点滴滴,陪女儿共同走过的岁月,我觉得我跟孩子的日子不是过过来的,是熬过来的,我常常想起当年骑着自行车带孩子去外村打吊瓶,用仅有的雨衣裹住孩子,我冒雨骑车,孩子关切的眼神,我想起孩子提要求又怕我无力满足时渴望的眼神,我想起孩子受欺负时恐慌的眼神…

     两次剖腹产以及多年来身心的劳累,让我落下了浑身的病,可我依然得保持着我的乐观精神,时常告诉孩子要看自己拥有的,不要看自己没有的,不愿让孩子背上自卑的包袱,我要以阳光的姿态尽可能的去影响孩子。上天给予孩子肢体上的不足,但愿在音乐上给予孩子补偿。

     2015年12月1日,白宇辰在西安正式拜中国海政文工团著名歌唱家、声乐教育家周发猛教授为师,期望孩子从此能在周老师的悉心教导下通过她自身的努力,使孩子在音乐方面得到发展,圆孩子的音乐梦,并希望白宇辰能够努力提升自我,做一个懂道理、明是非、知感恩的人,将来用自己的成绩去回报大家回馈社会。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