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也是妈》作者:周洁(陕西)
发表时间: 2018-12-05来源: 合阳文化
【和谐中国网·和谐书院】
婆婆也是妈
周洁 / 陕西合阳
        婆媳关系在大多数家庭,一直是一个难以协调的关系,处理好婆媳关系成为了一门学问。
        有些婆媳间水火不相容,让她们共同深爱的那个男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一方是恩深似海养育了自己的母亲,一方是同自己心心相印深深爱恋的妻子,就像自己的左右手一般,割舍那边都会很疼。
        其实婆媳关系更好的处理办法莫过于,做媳妇的要就从心里认定婆婆其实也是自己的妈妈,这样想,还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吗?婆婆们其实都是很通情达理的人,倘若你真心待她如亲妈,她也一定会拿你当亲生闺女般对待。母女之间会有矛盾存在吗?不会的,只会让我们共同深爱的那个男人得到双重的爱护与宠爱。家和万事兴,一个家因为一个念头的转变而变得和乐融融,我们何乐而不为呢?我常常在想,婆婆就是上帝派来从母亲手中接过继续疼爱我们的那个守护天使。
        人常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我非常认同。我跟我的婆婆就很有缘分 。首先是我跟婆婆长得有点像,尤其是眼睛,都是那种大花眼睛翘睫毛,一起出门逛街串亲戚常常会被人误认为是亲母女,我不辩解,婆婆也不辩解,都只是会心的微微一笑。其次更为巧的是我跟婆婆是同名,虽然结婚的时候在户口本、结婚证、身份证等一应证件上把我的名字给改了,但是几十年的生活习惯还是改不了。所以好多次当公公叫婆婆的时候我以为是在叫我,耳朵敏锐腿脚麻利的我在听到公公叫时,常常比婆婆还快,一声响亮的“哎”,紧接着人已经到了公公面前:“爸,你找我?”不等公公再开口,紧随其后的婆婆乐呵呵的捂着嘴笑:“你爸找我。”后来婆婆的名字在公公嘴里被迫改成了“老李”。
        也许是因为我性格比较温顺腼腆的原因吧,自打我进门就深得公婆的喜爱。刚刚结婚的时候,我跟爱人是在离城四十多里的路井镇上班,每个礼拜我们会回家住一天。相隔四十里的路程,每次回家婆婆都搞得像是我们从千里之外赶回来一样。提前做好了饭菜就专门的等我们。门前巷道口不停的徘徊张望,一直要看到我们的身影才匆匆转身,赶紧又回家把饭菜热一遍。第二天临走的时候她又好像我们要远行万里般的千叮咛、万嘱咐,“天凉了穿厚点,不敢吃硬东西,不能喝冷的”,大包小包的这样带一点,那样带一点,一直要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已经拐到了大道上。走了好一段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她居然还在那路口望着我们的背影。
        两年多以后,我们进城了,从此和公公婆婆生活在一起。爱人进城给单位跑大货车,有时候出车几天都回不来。闲不住的我给自己找了份在纸箱厂上班的活。纸箱厂的工作是机器不停歇,工人两班轮流倒。轮到我上夜班的时候,来接我的常常是婆婆。一出厂门大门口就见婆婆提着充电矿灯,伸长着脖子在人来人往的人流里寻找我的身影,我紧赶一步忙迎上去:“妈,你怎么又没睡,让小刚来接我就是了。”
        “小刚白天要出车,我让他歇着了,妈来接你。”
        工友们都羡慕的笑着说,你妈真好!
        当她们知道每天来接我的居然是我的婆婆时,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哪有这么好的婆婆,你骗人吧?”
        雨天,婆婆会带着雨伞提着雨鞋准时来接,提前到门口的工友会去跟婆婆打趣,“阿姨,我也给你们家做个媳妇吧。”婆婆会笑笑说:“好唛。”
        至今回想起来仍然会感动,漆黑的夜晚大雨磅礴中,我们婆媳相互搀扶着,行走在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径上,充电矿灯发射的那一束淡黄色的幽幽的微弱的光,一点一点指引着我们回家的路。待到家的时候我们俩浑身早湿透了。回家公公已经烧好了温水在焦急等待:“你们俩快洗洗,别受凉了,洗完了赶紧睡吧!”几个月以后,公公婆婆不忍心我那么辛苦,一向党性原则很强,从不为家人托关系走后门的公公,低头求人为我安排了另外一个单位去上班。
        新单位去上班后,我是早七点半出门,晚六点半到家。每天下午下班走到居民点的岔路口,就能看见婆婆的身影。一见我忙冲我笑着迎上来:“今天你回家最早,你爸,小刚都还没回来呢。”婆婆没工作,白天我们上班都走了,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就盼着天黑我们回来有个说话的人。当然等我们回家的时候她早就把饭菜做好了。
        按说我结婚以后小日子过的应该算是很幸福了,偏偏有一事不遂人心愿。结婚好几年了,我的肚子愣是没一点点动静。婆婆偷偷的去拜过几次神仙,为我求了送子观音。我也心里着急,四处求医积极治疗。在我治疗期间医生们大多都是给的激素一类的促排卵的药物,没几天时间原本苗条的身材像吹气球一样的发胖发肿,腿上一按一个深窝好半天起不来。后来我们又打听有个中医看的好,遂改吃中药。每天下班我的头一件事情就是熬中药。整个屋子成天弥漫着一种中药房特有的淡淡的中药味道。吃中药虽说肿的不是很厉害,但是人还是在缓慢的发胖中,两个月下来我的身子基本变型了。脸上也是发着青黑色的颜色。突然有一天我回家吃晚饭准备煎药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药壶和中药了:“妈,咱药壶是不是谁借走了?怎么我抓的药也不见了?”我问道。
        婆婆好一会没说话,抬头看了看我,拉住我的手让我坐在床沿上缓缓地说到:“洁儿,你的药和药壶妈给你扔了,以后咱再不吃药了。看看你的脸都成什么颜色了,妈心疼。孩子呢,咱顺其自然,命里有呢总归会有的,大概是贪玩,会来得比较晚一点。命里没有呢,咱也不要强求。妈只要你好好的就成。大不了过两年咱抱养一个,自己从小养的跟亲生的一样样的,长大后总离自己最亲。我跟你爸能想通,你们俩也要看开点。我跟你爸就怕你长期吃药伤身子,孩子没影,你再病了就太不值了。”
        听完婆婆这一番深情的话语,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转身紧紧地抱着她哽咽着说:“妈,谢谢你,谢谢爸。我懂,我们都好好的。”
        说也奇怪,在我们无奈的接受自己不能生养的残酷事实以后,我像中彩票一样稀里糊涂又怀孕了。孕期反应很难受的时候我去医院看医生,当医生告诉我们化验结果的时候我跟        爱人没人相信这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呢?医生你没弄错吧?”怀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回家后没敢将这一消息马上告诉公公婆婆。那天晚上我跟爱人都没睡着,都在猜测这是不是真的?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去了另一家医院做了个B超检查。B超显示结果是我已经有孕快三个月了。
        当婆婆知道这一消息后是喜极而泣,高兴得合不住嘴,一遍遍念叨“这是我们这辈子积德行善积下的,老天他从不亏待行善的人。”婚后七年才盼来了我们家的小天使。那几个月婆婆就像是个尽职尽责的守护使者一样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不能磕了碰了,不能热了冷了,不能弯腰,不能提重物,大半年我班都没上,天天在家就是吃吃睡睡坐坐,走路都是缓缓的。结婚二十多年,我跟婆婆从来没有过婆媳不和的事情,更别说吵架红脸了。孩子白天大多数是婆婆在带,只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回我房里来睡。我想说“妈妈,您辛苦了。”
        去年偶患小恙在医院做了个手术。我记得在我就要被推进手术室门的时候,母亲跟婆婆一左一右附身双双拉着我的手,母亲说:“闺女,妈在,不要害怕坚强点。”婆婆说:“我们都等你,一定要好好的出来。”两个母亲眼里的关切与慈爱一模一样,那份情那份爱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投稿】和谐中国网
  邮箱:731590068@QQ.com
  微信:131 4145 7599

责任编辑: 印光故里李耀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