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第一笔收入
发表时间: 2017-08-19来源: 综合

       从上煤炭学校学习采煤专业起,我就怀疑我是中了什么魔咒。为什么糊里糊涂选择了这样的职业,这一段时光在我脑海中呈现一片明晃晃的空白,人类的情感就是这么有意思的事儿,我瘦小弱软,还能在煤矿上上班,唉!这由不得你来摆布,我像一个失败的舵手无法把船掌握,有时甚至还会与大多数人背道而驰,我的第一笔收入就是来自煤矿,它尽管只有41.6元,对我的人生而言,乐的屁眼里都颠出了花,真如尝到天上的甘露;寒冬的暖炉,那无异于一桶沉甸甸的金子,让我心血涌动,久久难以平静。
那时父亲的工资只有72.4元,母亲的工资,我记得是多少,对,是36元,我能开到41.6元,这是多么的美呀!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我就一口气跑到今金水沟边上,微风从远处刮来,像缎子一样,柔软光滑,吹到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和畅快,仿佛所有陪伴我成长的亲人、朋友都在举着鲜花向我庆贺。我策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用这些钱陪父母出门旅游一次。
       在哪个年代,人们刚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出外旅游那是可望不可即的事,更何况我家的兄弟姐妹一大群人!就是这样的经济基础,就是这样的上层建筑,就是这样的心情,就是这样的情况,我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向父母说了出来,通过几天的考虑,父母还是勉强同意了我的请求,“走,跟着娃出门见见世面也好!”我说临潼近点,有甜红的大石榴、有贵妃池、有秦岭、有西安事变遗址,我们到临潼。父母就答应了!
       临出发的前一天,父亲特意理了个发,穿上只有重大节日才着的中山装,母亲准备了几天行李,还不亭的念叨着:“出门是受难过,不是享清福。”我说:“这次先让你们在本省浪,将来,我有了大钱让你们到外国也游玩游玩!只带上毛巾、牙刷就行了!”父母大笑了起来!
       汽车是中午到达临潼的。我们在车站边的饭馆吃了三碗炒大米,我在附近的商店买了三瓶矿泉水,母亲说;你买那干啥!太贵了,花闲钱。我笑了笑递给她说:出了门,就是花钱买开心呢!华清池的门票到不贵,就是照相、坐船、骑马贵点,总共花去15元,在华清池的大照壁前我们拍了几张相,自己如同踌躇满志的智者,引领父母把所有的景点看完,我心在想:我壮丽的人生要从这里启航了,看着华清池的绿水人流;望着骊山的青翠松林;观赏着西安事变旧址的陈列品,我握紧拳头,流下了泪水,一定要让父母的生活更加幸福!在兵谏亭我穿上国民党的军服留了张影,这张像上留下了我当年的万丈豪情。是啊!二十几年的读书奋进;二十几年的艰难险阻;你想,一个农村孩子能陪着自己的父母出门旅游!能有今天的工作,这不是上天的厚爱和恩赐是什么?
       从临潼回来后,父母逢人就谈起这次出游的事,他们脸上洋溢着满足和自信,娃娃大了,懂事了!我的收入虽然不高,但我每月给父母的钱不能少,他们都不要,让我把钱存起来,到了春节我上缴500元用于过年的花费,我自己已经有了照相机、口琴、录音机、和电子琴并征订了《广播歌选》和新邮票的年年征订。自己的生活过得非常充实,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累,人生重在经历,不在结果。重在付出,不求回报!虽然我从事的是四块石头夹一块肉的煤矿工作。
       现在回忆起这些,让我难以忘怀,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这句话讲的非常有必要,当今的孩子第一笔收入干什么?你看呀!什么月光族、啃老族呀、结婚要车、要房等等!无不说明年轻人的思想和教育滑坡了,他们喜爱一个宠物可以花上几万元,追求一个明星看演唱会可以花几千元、身上的品牌衣服可以花上几百元,却没有用每月收入的一点钱来孝敬自己的亲人和父母,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这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教育的悲哀吗?
       我们谁都不是圣人,而我更不是成功者,也不是名人!我就是我!我只知道懂得感恩的人,即使生活的艰难坎坷,也会问心无愧!也会被人们尊重的!懂得回报永远是做人的正能量!你说是不是?(张杰 2017年8月10日)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