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荡起双桨——“六一”记忆
发表时间: 2017-07-04来源: 综合

        “我们欢乐的笑脸比那春天的花朵还要鲜艳;我们清脆的歌声比那百灵鸟还要婉转,谁见了我们都要称赞;少年,少年!祖国的春天!少年,少年!祖国的春天!”每当我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时,我封闭已久的“六一”印象开关像被按了一下,全部被慢慢打开了......
       多么幸福啊!新中国的儿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年过儿童节,我并不在乎有没有红领巾,而是忧愁这一天的白衬衫、蓝裤子让父母到哪里找呀?我记得鞋是不统一要求的,白衬衫倒是好应付,因为那时男人都穿白衫子;而蓝裤子就没有办法了。母亲只有用粗棉布染成蓝色,再做成裤子。那时只能做成像现在的秋裤一样的灯笼裤,没有能系腰带的地方,我常常看着别的小朋友的帆布对口腰带,心想如果那是我的该有多好啊!有一年快到“六一”节时,我和伯父去龙亭上集卖红薯苗,伯父问我想吃啥?我说:“我想要一条帆布腰带。”伯父笑了笑,从卖红薯苗的钱里拿出3元钱,让我自己去买。我马上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奔向供销社,买回了一条崭新的白底蓝条纹对口腰带,系到我的腰里,自己仿佛是电影里的杨志荣、郭建光。从此,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把它系在上衣外边,但最终还没有等到“六一”节时就被我们邻村大一点的孩子在我上百良集的路上抢走了,现在觉得自己当年怎么那么的软弱可欺呢!
       1977年过“六一”儿童节,李都信老师刚从北京部队复员回来,在我们学校代课,给我们在五队的麦场上教“匕首拳”。每人发一个用银粉涂的小木刀,我们照样是在“六一”节穿上白衬衫,蓝裤子,到百良公社的广场上表演,最后还得了一个玻璃奖状。每年表演、游行完后,我最爱喝百良街上老田的一杯2分钱的凉甜了。母亲每年在“六一”都会给我们兄弟姐妹发钱,每人2毛钱,这是一年当中第二次发钱,我到老田的摊位前,把2分钱向老田的黑旧桌子上一放,揭起盖在玻璃杯上的玻璃片,把绿颜色的水徐徐的喝到肚子里!啊真爽!再到文具店买上2分钱的水果香橡皮,8分钱再买一个算术本,剩下的钱,要放在口袋里,以备急用。
       学唱的歌曲不少,《小松树》、《阳光照大地》、《雷锋叔叔好榜样》、还有在乌池学校学的《打开咱的收音机》因为我家的成分是地主,所以学校不让我参加,自己心里非常难过。五年级时,我才加入了红小兵,因自己学习成绩好,不让我加入也没有办法了!
       时间到了2000年左右,女儿的“六一”节正是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物质极大丰富,女儿天真烂漫,母亲早早的把她叫起来,打扮的花枝招展;你看她,脚穿皮凉鞋,身着桃红裙、脸上擦胭脂涂香粉,头发扎成鸡毛掸一样,在村中心广场前,他们敲洋鼓吹洋号、打彩旗来庆贺自己的节日,老师还每人发几个水果糖呢!女儿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她走在队伍最前边,打着校旗,引人注目,家里更有许多可口的零食等着她享用呢!她们唱的歌是什么:《春风吹,阳光照,红领巾去学校》、《少年、少年、祖国的春天》。
       我非常羡慕呀!中国的儿童!儿子的“六一”节时,看着满大街飘着的红领巾、穿着统一制式的漂亮校服,打扮的像花儿一样的小朋友,我心朝彭拜!《我们的祖国像花园》、《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声让我们激动流泪!
       是呀!对于我们成年人来说,童年是漂泊在岁月中的红帆船。偷偷在梦里,随着清风在碧空中荡漾。而在“六一”儿童节这天那些遥远的往事,尘封的记忆使随孩子们的欢美清晰起来,生动起来,于是,我又回到童年时代,谁说“六一”儿童节是儿童的节日,对于成年人来说,不也是个美好的日子吗?

       作者:张杰 中华风采人物全媒体编辑

责任编辑: 和谐中国网